疫情蔓延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设想最坏的情况


杨功焕:其实纽约的停摆令没有那么严格。比如说地铁只关了几条,公共汽车也还是在开,当然车上人不多。在我家门口,我看到路上的汽车还是挺多的。当然一些不必要的商店是关门了,餐厅也关门了。在纽约市,公共娱乐场所包括大都会博物馆、时代广场、百老汇剧院这些地方都关了。皇后区街上的人也比较少。但是进出纽约州的交通并没有停止。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我知道一个例子,纽约市某家医院的一些救护员,已经有发热和多项流感样症状,但是未得到检测,也没有做到居家隔离14天,因为医院人手紧缺,仅仅休息几天,就被命令继续工作。这些人员的症状轻微,但可能会传染那些有基础疾病的老龄人群。《纽约时报》最近也有一个报道说纽约警察已有600多人感染,4000多人请病假。

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非典”(SARS)疫情防控工作。2020年1-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

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患者信息:周某君,27岁,女,3月22日(当地时间)从美国弗吉尼亚乘坐美国航空163前往洛杉矶;当日从洛杉矶乘坐MF830航班前往厦门(座位号:45A);3月24日从厦门乘航班MF8425(座位号:66J)于15时50分抵达贵阳龙洞堡机场,抵达贵阳机场时体温正常,无发热、咳嗽等临床症状,来黔途中全程佩戴口罩。按照入境入黔人员管理规定,周某君立即由专车送往定点隔离酒店进行集中医学隔离观察。3月25日,周某君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立即安排负压救护车从隔离酒店转入贵州省将军山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在院治疗期间出现发热等症状,经省级专家组会诊,3月28日诊断为确诊病例。目前该患者在贵州省将军山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经排查,其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共5人(省内3人,省外2人),省内密切接触者目前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且CT检查和核酸检测无异常。

有很多原因可能导致这次新冠数学模型预测结果迥异于实际死亡数据。比如,由于中美医疗条件不同,中国数据是否能够直接用于美国疫情评估?另外,同样的干预措施,在不同地区由于执行者的力度不同,也会有不同效果。因此,预测数据只是参考,实际新冠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会因时、因地、因势而变化。而且,抗疫政策会随着模型预测的结果而不断进行调整。

澎湃新闻:您看到美国人现在有戴口罩吗?

杨功焕:这次美国的表现确实让人很吃惊,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公共卫生专家,美国疾控中心(CDC)是很多国家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心中的标杆。然而这次美国CDC发声很少,连数据统计都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做,这都是不寻常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能《纽约时报》采访的那50多个专家的讲述揭示了一些问题。总之,美国对这次疫情的处理,确实是延误了时机,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杨功焕:纽约州长现在就明确说跟不上。他在每天的记者发布会上就说,现在还缺一半多,现在是在建很多医院,拼命在补。但是我觉得两三周之内也很难补上,因为这个病人基数太大了。

杨功焕:不配合是很多的。而且我发现警察采取的措施只是说公园里驱散他们。而且自己确诊了不愿意报告的情况也非常普遍。我问了周围好多人,这种情况非常普遍。